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首都食品安全周刊的博客

为首都市民饮食安全保驾护航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首都食品安全周刊

网易考拉推荐

神农“尝百草”幸亏还没有“神农丹”   

2013-05-10 14:32:1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文/武洁

       山东潍坊有姜农滥用神农丹被曝光,当地农民对神农丹的危害性都心知肚明,他们自己根本不吃。专家称,滥用神农丹会造成生姜中农药残留超标,还会对地下水造成污染。(《新京报》5月6日)
       尝百草的“神农”,或许也要庆幸当时还没有“神农丹”,否则的话,尚未尝尽百草,恐怕已先被各色农药放倒。神农若生于当下,恐怕很难再有“尝百草”的勇气?
       有了“神农丹”,神农反而不敢尝百草,听来固然相当反讽,不过,现实中,剧毒农药的滥用,“神农丹”其实绝非孤例。且不说农药残留问题仍相当严峻,剧毒农药的违规滥用,更时不时曝出黑幕。以此次被曝光的剧毒农药种植生姜为例,姜农所使用的神农丹,主要成分是一种叫涕灭威的剧毒农药,其特点是能够被植物全身吸收,而且仅仅50毫克就可致一个50公斤重的人死亡,其危害性可想而知。而按照农业部规定,神农丹不能直接用于蔬菜瓜果。那么,何以禁用的剧毒农药,却常常屡禁不止呢?
      既然使用过这种剧毒农药的姜,当地农民自己根本不吃,农民对于剧毒农药的危害性显然已心知肚明,可见,剧毒农药的滥用,其实并非出于种植者的无知,而是直接来自背后的利益驱动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违规使用剧毒农药的农民的确并不无辜。不过,仅仅是农民的经济利益诉求,却并不足以让剧毒农药的滥用如此猖獗。
      按说,既然是禁用的剧毒农药,本该有严格的管理。然而,目前我国对剧毒农药的使用虽有明确规定,但对其生产和销售却缺乏严格限制。于是,农药生产与销售的源头不受约束,最终祸及农业生产种植这一终端环节,的确也在所难免。而除了农药源头,农产品的销售环节,也本该有一道检测关卡,假如农残检测严格到位,剧毒农药种出的农作物,当然难以流入市场,更遑论出售获利了。然而,当“检测都是自己送样品,只要找几斤合格的去检验,就可以拿到合格的检测报告”,农残检测的形同虚设,又何尝不是对剧毒农药的纵容呢?可对比的是,仅仅因为外商对农药残留检测非常严格,出口基地都不使用高毒农药。
       不难看出,剧毒农药滥用,其实绝非某一环节的溃败,而是整个农药生产、使用乃至监管链条的扭曲与失效。而对农药的全链条监管,早有国家给出了成功的范例。例如,日本的《农药取缔法》规定使用者若是将农药使用在未规定的农作物上、超量使用,将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100万日元以下罚款。而除了使用环节,包括制造、进口、使用未登记的农药,都将受到处罚。目前,日本市场上流通的农药90%以上是低毒农药。同时,日本对蔬菜也实施了非常严格的检查制度。日本农户基本都加入了农协。农户必须记录粮食、果蔬等产品使用农药的品种、使用次数,收获和出售日期等信息。农协收集这些信息后,为每种农产品分配一个“身份证”号码,整理成数据库并开设网页供消费者查询,由此形成了对所有农产品的可追溯管理模式。违规使用农药,几乎无处遁形,自然也就没人敢造次滥用。
       基于上述视点,不让“神农丹”吓跑神农,遏制剧毒农药的滥用,更需全链条的治理,除了农户的自律,农药生产销售,农产品检测等监管环节更亟待归位。


食安网:http://www.cfs365.com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408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